昨天趁著白毛叔叔還在CN,當面告知他我要離職。大家合作這麼久了,撇開生意不說,還是朋友,在我明知一定會走的前提下,面對面談總比一封 email 好。一封寥寥數字的批信,總讓我覺得不大負責。

白毛叔叔很有風度,從人性的角度表示他很能理解,還問我對於明天的面試有何感受?

我:很緊張啊。
白:緊張,但是帶著一點刺激的感覺對吧?你清楚那是一種向上提升的刺激感對吧?
我:對啊。
白:怎麼會想要離職?
我:就像你說的啊,我們必須跳脫框架,看看一些新的東西啊。
白:嗯。

昨天從白天開始,我就知道接下來一整晚會睡不好。果然,昨天雖然開會開到晚上八九點,我和同事拖著疲倦的身軀,連手煞車忘記放都不知道,一路踩著沈重的油門拖回工廠,一進宿舍房間就是狂睡,一邊睡一邊作夢,中間醒來三次。緊張,純粹是緊張。

今天新公司忙著剪綵,面試讓我覺得很沒重點。很清很淡,清淡到我不確定是錄取了還是被拒絕了?

1. H分公司還很新,目前只有主管,幾乎沒有什麼員工
2. 就我所知,面試者可能不是負責我應徵的領域,所以大概也不知從何問起只能問一些general but important 的問題,比方我現在的工作型態?薪資?有沒有勞健保?他要詢問律師如果要聘請外國員工應該如何執行?等等。
3. 面試者說等負責我這塊的領域的另一主管回到香港分公司,她下週會給我一個email 通知,我猜是約時間 second interview。

(背景說明:該公司目前雇用的都是美籍或港籍員工,沒聘請過台籍員工,所以要問一下律師。)

兔子頭當下判斷我被錄取了,第二次interview應該都是討論一些技術性的問題了。我不敢這麼樂觀,心中盤算的是如果下週新公司沒給我通知,我就自己再寫信去問。

補充一個重要的小插曲:


面試者先問我何時可以結束目前的工作,我說五月底。所以他就假設我六月份可以上班。想到俺的 Euro Plan,此時俺趕快詢問是否可以七月份上班?面試者稍微面有難色,老實說,俺不想失去工作機會,於是就說上班時間可以再安排。心裡盤算的是,到時候不行,就犧牲 Euro Plan 吧。(淚)

剛才去慢跑,又重新整理一下,或許將行程往前拉,五月底去SE找兔子頭,接著6/6去法國找阿九,然後不要參加法西旅行團了,直接回來工作。兔子頭說他五月底OK啊,也可以從SE發邀請函,讓給我申請歐洲申根。現在就看新公司有沒有辦法容忍我到6/22才去報到上班了?當然這要等下星期以後如果有2nd interview 才能決定。

目前,先報告到此。

 

全站熱搜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