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想說打個電話回家一下。一直跳號,老是重複打給一個歐吉桑。(拜託,歐吉桑,我也不願意好嗎?)乾脆打我妹手機問家裡電話號碼。

 

終於接通了。今天台灣很冷,大陸這裡也很冷,冷的受不了,即便穿了鞋襪,腳指一直是冰的,手也只剩下四根手指可以打字,其餘凍僵(不靈活)。

 

閒話家常,我跟媽媽說這裡很冷,冷到我都快要昏倒了。

 

媽:那你要用吹風機啊~~像媽媽這樣,吹風機吹的被窩暖和了再睡覺啊。

我:明明感覺是濕冷,但是天氣很乾,嘴唇都裂開了。

媽:要多喝水~~加一點鹽巴。

我:加鹽巴幹嘛?

媽:補充電解質啊。

我;我知道加鹽巴補充電解值,但我補充電解值幹嘛?

媽:你不是說快要昏倒嗎?補充電解值才不會昏倒啊。

我:........

 

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呢,媽媽,那只是一種誇飾而已。我又不是第一天這樣說話,您怎麼當真了呢?

 

媽媽真可愛。

全站熱搜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