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以律己的阿九抱怨自己的歐遊記簡直流水帳般淡而無味。說來是我偷懶,因為很少「看圖說故事」,故能分給文字多點精力。另一方面來說,沒辦法,這是遊記文體的通病,「此事古難全」似的直要人陷入兩難之中:詳細記述了事實就少了美感,側重抒情難免就要犧牲點事實細節。好寫手都知道,若要兩全,除了付出更多的心力,還要懂得保持距離,寫好的草稿先放上個兩三天後再來編輯,最後就是勇敢的刪,大刀所經之處,從乾坤大挪移到輕輕帶過各種程度都有,有時移筋錯骨,有時血流成河,有時只是微雕美容,但憑文章所需。

 

我的「歐遊記」從第一篇草稿完成以後就沒有進度,一直擱在桌前任灰塵漫佈,隨著時間流逝,當時的心情越來越遠,距離越拉越長,今昔對照,我也愈發理解自己當初幼稚的自傲與自以為是。再把三個月前的冷飯拿來重炒,現在反而不知該如何解釋這淡淡的尷尬,越來越難下手了。(慚)若說歐遊記還能有什麼價值,大概也只剩留下一個紀念,讓日後的自己看看當初的自己有多「可愛」,然後嘆息解頤懷念吧。

 

無論喜歡或不喜歡,事實終將化為回憶,藏在大腦記憶庫。若天有靈,在人生的某個片刻裡這些過往的遭遇又和你再度相逢,或冷不防的撞上類似出土文物的遭遇,唬人一跳,心中一驚:「咦?這不是○○○○嗎?」似曾相識。

 

「見鬼了!」其實這才是我心中第一個迸出來的聲音。

 

永遇樂                       徐燦

病中

翠帳春寒,玉墀雨細,病懷如許!

永晝愔愔,黃昏悄悄,金博添愁柱。

薄倖楊花,多情燕子,時向鎖窗細雨。

怨東風、一夕無端,狼籍幾番紅雨。

 

曲曲闌干,沈沈簾幕,嫩草王孫歸路。

短夢飛雲,冷香侵佩,別有傷心處。

半暖微寒,欲晴還雨,消得許多愁否。
春來也!愁隨春長,肯放春歸去?

 

這是我曾駐足的「拙政園」嗎?拉出以前的照片,發揮點想像力,運用點3D電腦動畫的技巧(咳,果然「科技改變人性」):消掉如織的遊客,保留初春漫天的白絮;消除各國語言的背景導覽,保留畫眉啼聲的婉轉;抽掉旅人們嘈雜的交談,只留下清風拂面的微響。好了,依舊滿池浮萍綠,小橋流水倒相映,岸邊柳色青,再來一點迎面微寒斜雨,讓我們回到那個官人流放徒留滿室家眷滿腔惆悵的清幽的拙政園,體會一下少奶奶的清淒愁苦。

 

ㄟ,拙政園,想不到以前就有人在這裡寫下了故事。更想不到的是,我會因為這故事再度與你重逢。

 

這是大門


運用修圖技術,把後面的遊客&前面的這位大遊客給覆蓋過去了吧



當時就搞曖昧?ㄎㄎㄎ...


湖影真的很美


踏進拙政園,美景即入眼簾,可惜人太多,嘖!


這張或許可以加點濾鏡效果。唉,管他,自然就是美!


奼紫嫣紅。人工安排的自然景趣。庭園建築的特色唷。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