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北鼻說不要欠過年──眼看著再兩天就除夕了,這…心中悚然一驚!快快快!)

 

旅遊有趣的地方在於,當下覺得沒什麼的細節,有天突然又在電視小說或報章雜誌上看到時,會有一份遇到老朋友的心情,彷彿當時的情景又歷歷在目重新復活了。

 

小橋流水人家,馬致遠的句子,琅琅上口。那是白天的景致。

 

西塘的夜,美在夜臨開始的時候。

 

餘暉薄暮渲染在黑色畫布上,日神與夜神角力。古鎮的天空,只是一天的結束,對遊人來說,卻是落腳之後賞心悅目的另一段悠閒旅程的開始。

 

晚餐的民生問題,我們仨接受了民宿老闆的建議,順著古鎮裡彎曲的石板路,踏過跨在兩岸的小橋,到了對岸旁的「毛毛」用餐。水鄉的路,河接著河,橋接著橋,上橋遠眺,日暮時分的天色吸引了遊客的目光,突然間,大家不急著下橋到「毛毛」了,相機拿起就是一輪猛拍。

 

晚上拍照沒有腳架,最好是靠著石墩欄杆或任何固定不動的物體。傍晚時分將暗未暗的時刻,其實可以拍出好多好照片,但沒辦法,就算是輕微的手震,在曝光不足的情況之下,絕對會模糊。更重要的是,J拍的好,我索性不拍,等JW秀出照片後,俺再來copy就是。ㄎㄎ

 

http://tw.myblog.yahoo.com/jessica2006-jessica2006/gallery?fid=11&page=6

慘,我剛才看了一下,好像沒有西塘夜景照喔….J提供我google 的相簿網址,那裡應該有吧?

 

「毛毛」是飯館名稱。W加入了之後,阮囊羞澀的我們頓時點菜的膽子就大了起來。想吃啥,就叫啥。唉唉,您說,小鎮飯館裡的農家菜能貴到哪裡呢?只是當時我剛剛外派到大陸,手邊的現金不多,J也希望這次旅遊算可以控制在20K之內,所以除了第一晚在上海因不知情而毫無節制的燒烤大餐(不是吃不起,只是吃完覺得被剝皮了= =”),我們一路走來都很省的。上菜速度有點慢,但親切的老闆娘,遇上善良的我們三人,大家一番客氣,其實氣氛融洽。

 

W遊興大發,說,來杯小酒吧。這傢伙…..從踏進上海的第一刻開始,一直說要去新天地。新天地BAR最多,我們是去了新天地沒錯,但就只是走過而已。哈。我和J一直沒理他,充耳不聞,畢竟我們是好孩子啊!唉,如果我早知道W工作壓力這麼大,或許會和他小酌一杯,放鬆一下。

 

(後來在大陸工作常陪客人吃飯,小酌紅酒,還有去年去瑞典和朋友一邊等座位一邊喝白酒的經驗,其實很愉快。小酌可以很愉快,今年農曆春節,俺還打算在香港機場帶兩瓶甜甜的水果酒回家過節。這是後話,暫先不敘。)

 

夾著河的兩岸,夜越深,古鎮刻意保留的各式客棧小店建築,外頭掛著的紅燈籠倒映在水面上的倒影,接成一條火龍,波光粼粼,自有另一番古鎮才有的熱鬧氛圍寧靜。夜越深,人聲漸歇,火龍依舊波光粼粼,越發寧靜。民宿老闆說,曾經有對夫妻客人,專門來拍照的,白天蒙頭大睡,下午三點起床進食,然後開始一天的拍攝行程,直到早上用過早餐後才回到民宿休息。這對夫婦這樣做是正確的,我也認為古鎮美在黃昏夜晚清晨時,但我們還有行程,無法這樣定點旅遊奢侈的安排時間。

 

西塘的白天或許屬於觀光客,但也屬於西塘人。居民在這條河裡打水、洗衣、灑掃,這古鎮,確確實實住著人的,千百年來始終如此。認知到這個鎮不只是觀光小鎮,或許你就能明白為什麼晚上十點過後,商家闔上木門紛紛打烊,我們走在兩岸,更要放輕腳步,輕聲細語。

 

這是西塘的夜,趁著農曆過年前趕緊出清。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