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同一年裡,兩次回台,分別參加了外公與祖母的葬禮。中國人(談到文化方面,我又回到中國人了)的葬禮儀式,親疏遠近男尊女卑長幼有序,姑且不論這些階級分別,每參加一次葬禮,就讓我感到一次這是一個真正道別的場合。所有的親疏遠近的親朋好友陣列在前,一一在司儀的唱名下前來致意告別。有時不禁想起某些黑色幽默的句子:「也許你參加同一人的兩次或三次婚禮,但你只會參加他的葬禮一次。」或者「一個人一輩子不一定結婚,但一定會死一次」之類的,想到這裡,就覺得喪禮似乎比婚禮重要。以後我到這一天時,就委託人家好好幫我辦一場告別式吧。不用瑣碎的禮儀,也不需耗時太久,因為就只是來跟我道別而已。


 參加葬禮,疏的遠的人或許有點感嘆:「啊,這個人就這麼走了。」好好的鞠個躬轉身就離開了。但對親的近的人來說,好好的告別才是葬禮的重點。讓他走,讓他開始另一段新的旅途,再怎麼不捨惋惜、悲痛、恐懼、難過,他真的已經走了。往生者的遺體呈現在面前,或者佛教或者道教的儀式,道士唸唸有詞,有些聽懂有些聽不懂,總是告知所有參與環繞在旁的生者一個鐵錚錚的事實。磣人嗎?倒也不盡然。意識到這一點,你放了他走,其實也是放了自己好過。往後的日子裡,想起來的時候,帶著笑意的懷念,他若天上(或地下)有知,也跟你一同意會,微微一笑。

 


年少時父親的葬禮,對我來說是滿懷淚水的記憶,「我沒有爸爸了」一直縈繞著,印象中一直是傷心的,彷彿此後的人生開始注定是辛苦的。去年在兩位老人家的葬禮過程,我反而很平靜,反而才細細體會到這些瑣碎而辛苦的跪拜告別對於生者的重要。
兩位老人家在我漸長成人時,其實距離是越來越遠的,看著叔叔伯伯/阿姨舅舅們跪在靈前,行禮如儀,告別式時涕淚如下,我知道有些事隨著亡靈一起遠走,有些事卻固執扎在他們心中,不隨亡者而消逝,只得等時間來消化別問,我就是懂。氣氛太沈重時,來點黑色幽默:「哭爸」喔,來問問前輩(我)吧!(←死囝仔,欠扁喔)

 

好快,又是一年過去了。後天是祖母逝世一週年。參加儀式有之,懷念祖母有之,家族團聚有之。想像著到時候團聚唧唧呱呱的宗親家人們,笑語晏晏。恩,回到主題,儀式對生者真的很重要。(笑)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