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人方便之後,手機失而復得。那被狗咬之後呢?

週日要辦祖母去世週年的法事,早在週六我媽就先來台中了,順便跟我去叔叔家看二手車。叔叔是很性急的人,草地人說話的實在,被消遣時你無須太纖細,更不能太認真,吐血三升都不夠你氣的,我越跟父親的兄弟姊妹接觸,越能理解我自己偶發的扭曲幽默感從何而來。

專營二手車的叔叔說,他收了一台車,整理了一下,賣人家三萬說不定還不要。那台車他已經加好冷媒了、今年的保險與各項雜費已經付完了,就讓我拿去開,如果不喜歡,明年再開回叔叔家。嚇了我一跳。早在踏進叔叔家前,我就跟我媽說,剛換工作,前三個月很缺現金,我知道有些人甚至到要六個月對工作的熟悉度與薪資平衡才能調適過來。無論如何,萬事起頭難,調適過程中(至少就我的經驗)前三到六個月總是最困難的。
母女倆人還商量了怎麼借款先度過這段時間。

叔叔問我有沒有帶雙證件?他辦個手續,車子過戶。真是個預期外的禮物。肩膀上的擔子可以稍微卸下,喘個氣,挺好的。至少,度過了這一年,讓我把現金流量慢慢調整到位。

「來,我帶你去試開。」不容分說,叔叔帶我試開。如何開車門、發動、後照鏡、冷氣、安全帶、手煞車、窗戶開關,每次開一台車,都得重新熟悉一次。那是一台很妙的車,儀表版上的速度數字都糊掉了,叔叔指著隱約可見的數字16說,「這裡是時速160,啊這裡是100,這裡是70,你回去以後拿簽字筆寫一寫,我怕你不小心超速。」油表OK,水箱表OK,機油燈也OK,看著另一邊同時被洗糊的儀表,我一直在想這個表到底是什麼指示?

而後,載著我媽,試開一段,車上有點過份安靜,「媽媽你有沒有聽到異音?我(駕駛座)後面的?」找一下廣播好了。咳,往好處看,這台車有兩個置物格。沒有音響也可以放證件,反正出入港區都要出示證件,這樣方便拿取。XD

晚上原車原班人馬,我載我媽去車站接我妹,同時隆重介紹了這台車。「姊,你開紅車耶。那你要很遵守很遵守交通規則,不然開在路上人家會說『啊那台紅車違規』怎樣的,很醒目。」是啊,謝謝提醒喔。「ㄟ,你坐在我這邊(駕駛座的後座),異音好像就不見了耶!」我跟家妹說。「你這台車後座就是需要重量。」妹妹肯定無比的說。「好,那下次我就叫外國人坐我後面。很想知道那些外國人看到要坐我這台車是什麼表情?」我話還沒說完,妹妹已經笑炸了。「不過,姊,這台車冷氣很涼!」妹妹補充道。

其他的車況,諸如副座上方包覆車頂的泡棉不知道為什麼已經不見了,但至少車頂不會漏水。很多細節,越看越有趣。下次如果你有機會來找我,我開了這台「戰車」來接你,套一句我們庄腳囝仔說的先跟你打聲招呼:別棄嫌蛤~

真的感謝叔叔。 It's a start, not the end.  年輕人,創業維艱(雖然我不是創業),陰錯陽差也好,水到渠成也好,有人可以在適時的給自己幫助,那個人就是貴人。謝謝老天的安排。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