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國外同事在待機的空檔,有機會走一下香港,我帶她去荷里活街 (Holloywood Road) 走了一圈(假?)古玩,拜拜文武廟。

要走出文武廟時,看到招牌告示有專門幫人解籤的 Fortuen teller, 玩心一起,我問同事要不要試試看抽籤?於是我們掉頭又走回正殿裡。搖籤之前,我很認真且嚴肅的跟同事交代,「你先跟神明說你是誰,先自我介紹、住在哪裡、為何事而來,記住一定要很 sincere, I'm serious.」整一套就是在台灣廟裡拜拜的那一套,你看我像不像廟公?心誠則靈。心不誠則意不正,這是不容許的。各方神明對我來說都是需要尊敬的 (respectful), 因為其他宗教或個人因素,你可以不拜他們,但即使對方是七歲小童,對人尊敬是起碼的一個做人態度吧。不知道是我平常太嚴肅,還是同事入境隨俗被那氛圍感染了,總之,她很虔誠的求了一枝籤。(當然,她一向是很尊重異國文化的)

文昌帝君與武帝賜了她一枝上上籤。哇!我第一次看到有人抽到上上籤耶。

同事問我要不要也求一枝籤?微笑搖頭,謝謝,不了,我不抽。

一扯到算命,女人女孩們的話題總沒完沒了,個案一個接一個冒出來,個個栩栩如生歷歷在目,彷彿她們都是當事人或者曾跟著當事人歷經這一切。

好友自然不免俗。

有次聚會,話鋒一轉,好友突然低聲問我:「JC,你要不要算,但這個老師不是心理治療師喔,他就是把你的命盤擺出來,告訴你他所看到的,你別期待他會說好聽話。」言下之意,跟烈酒毒藥一樣,可以救人也可以毀人,用者自取,後果自負。

要算不算?這是個問題。我陷入哈姆雷特式的掙扎。

嘿,如果真有個算很準的老師,別說你不會心動!古往今來多少聰明人投入「窮究天人之際」的研究行列,一部份的分支走向了科學,另一部份的分支仍在宗教與迷信幽微難辨的曖昧空間裡陰魂不散。為什麼?我猜想因為人人需要一個合情合理解釋是來告訴自己事情為什麼會發展成現今的局面,讓自己有個認知的過程,讓自己好過一點。這樣的慰藉,很難抗拒的不是嗎?特別在自己迷失的時刻...

若去算命或抽籤,但卻得到的結果是下下籤呢?或者某老師跟你說「你這輩子不能做到某事或不能得到某成就」。這是在否定自己之前的努力嗎?天行健,君子自強以不息,是「自強」的程度不夠還是根本就不打算給你了?這樣的命運也未免太殘酷了點。連帶地,還會激起心裡一股莫名其妙的恨意吧。我可以認了自己的懦弱、認了抑鬱、認了狼狽、認了毫無幫助的酸儒傲氣、但這個命認不下去!一點做人的底氣啊。(畫外音:我是草莓族~禁不起人家的否定~~)

又愛又怕的雙重態度,到後來,笑著謝謝同事好友的善意邀約吧。"No, thanks. I'm fine."

全站熱搜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