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怎麼回來了?」母親略帶錯愕、略帶驚喜。

「明天在當地要開會。今晚我先回家睡覺。媽媽你明天跟我一起騎車去吧。我大概七點出發。」家裡沒車,我的機車早被我搬到居住地去了,所以在家鄉往來交通都要靠媽媽的摩托車。

「呴,安捏我早上早點起床洗衣服。」

翌日早上七點,天公不作美的下起大雨。媽媽囑咐,趕緊的,把雨衣穿起來。

「這領雨衫很便宜,才一百塊而已。」媽媽叨叨絮絮,「不過喔,便宜沒好貨,就是這個雨帽呴...呵呵呵...」

這匆忙如過客的世界,誰也沒有耐性聽誰好好說上一句話,更沒有心思去在乎誰的感受。給出,或得到,想要的結果才是重點。怎麼世界上還有一個人執著的把自己的話當話,無條件認真的聆聽相信呢?怎麼還有人這樣無怨尤的照顧自己的感受呢?以前覺得好囉唆、好令我不耐的碎念,其實,她是想跟我說「你可別嫌棄」吧。

曾經抱著小寶寶的我的雙手,輕輕的將雨帽尼龍繩攏在我項前。冒雨坐在後座的她,柔柔的,好像我還是小寶寶。其實我已經比媽媽高很多了啊。

jcsou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